“我只穿香奈儿五号入睡”
2020-09-29 14:47:4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来源: 看理想   原创 庄卉家

©Michael Ochs/ GETTY IMAGES

1952年4月7日,年仅26岁的玛丽莲·梦露 (Marilyn Monroe) 第一次登上《生活》(LIFE) 杂志封面。

这也是第一次,她那句“只穿香奈儿五号入睡 (Just a few drops of CHANEL N°5) ”的经典回答被公之于众。

尽管原句已难以考证,但梦露与香奈儿五号香水的传奇,就此流传。

一年之后,梦露为《现代银幕》(Modern Screen) 拍摄了一组未曾公开的照片,画面中的她悠然卧于被中,似乎一丝未着,而床头正摆着一瓶香奈儿五号。

  ©Bob Beerman/ REDUX

1960年,在出演乔治·库克 (George Cukor) 执导的电影《让我们相爱吧》,梦露接受了法国《嘉人》杂志主编乔治·贝尔蒙 (Georges Belmont) 的采访,其中一段一度遗失的录音直到1983年才被重新公开。

在梦露标志性的慵懒性感的声音中,她再次提及,“他们问我入睡时穿什么,我回答,‘香奈儿五号’,因为这是事实。我不想对他们说其实我一丝不挂 (nude),但这的确是事实。”

从此,几乎再没有人能抵抗香奈儿五号的魅力——

它不再只是一瓶香水,也意味着一种独特态度的表达。

为什么一瓶创造于1921年的香水,能够散发如此强大的吸引力,并且经久不衰,成为世界香水史上的一段传奇?

让我们先从1921年开始说起。

1921

上世纪20年代,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。战争的痛苦记忆导致了人们广泛的转变,尤其在哲学和对待生存的态度上。人们开始希望能够享受当下的快乐,不再关心未来。

所谓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”,当时的欧洲正是这种心态。沉湎于“享乐主义”的氛围中,大家都想摆脱过去社会法规那种僵硬的束缚,由此,新的奢侈、新的生活方式和时尚趋势就这么产生了。

在法国,1920年代被称为“疯狂的年代”(Les Annees Folle)。这个时期,女人们开始穿上舒服的衣服,自由地表达着“新女性主义”,同时她们也希望能通过香水来重新定义自己。

当时非常流行的一个词汇叫做“flapper girl”,她们代表自由、时髦、奔放的女孩形象:白天是身着日装的舒雅女子,晚上便换上亮片流苏舞裙,留着俏皮短发Bob头,画上烟熏妆,叼着长管烟,出入爵士酒吧,她们快乐跳舞,放胆追爱。

如果看过电影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(The Great Gatsby),影片里女性的穿着服饰和生活态度就可称之为“flapper”。

  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电影截图

有趣的是,写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的作家弗朗西斯·斯科特·菲茨杰拉德 (F. Scott Fitzgerald),他的太太泽尔达 (Zelda Fitzgerald) 现实生活中就是一个活生生“flapper girl”的代表。

同样在1921年,菲茨杰拉德带着他的太太来到巴黎,当时的巴黎是欧洲文化经济的中心。菲茨杰拉德把20年代定义成一个“奇迹的时代”,一个挥金如土的时代,一个艺术的时代。

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美国“迷失的一代” (Lost Generation),比如很多人熟悉的海明威 (Ernest Miller Hemingway) 以及格特鲁德·斯泰因 (Gertrude Stein) 都来到了巴黎。

除了美国人,一群来自其它国家的优秀作家和艺术家也纷纷来到巴黎,开始现代艺术的创作。他们之中,有写《尤利西斯》(Ulysses) 爱尔兰现代主义作家詹姆斯·乔伊斯 (James Joyce) ,还有中国画家常玉,当时也在巴黎修习艺术。

人们对于20年代的巴黎,有一种美得不能再美的赞美,他们感慨:“怎么会有这么大度的胸怀去容下这样一群人,并且接纳异国的文化思想!” 是的,这就是当时的巴黎。

在这样自由的创作氛围下,巴黎画派、立体画派、达达主义、超现实主义、荷兰风格派与德国包豪斯学派的艺术家,纷纷出现在艺术赞助人创立的文化沙龙、咖啡厅和私人聚会,他们集体构成了繁荣、多样化的“现代主义”的艺术氛围。

艺术中的现代主义有“去旧革新”的意思,指的是拒绝维多利亚时代的传统,探索工业时代、现实生活中的问题,同时也将对过去的拒绝与实验结合在一起,展现出一种“现代的氛围”。

具有前卫特色的香奈儿五号,正是诞生于这样的背景之下。

这是一个被历史学家称为调⽪、荒谬、有趣、多彩多姿的疯狂年代。这个光辉闪烁的时代,除了艺术的、⼈⽂的、⾳乐的背景之外,更重要的是,有⼀群了不起的⼈。

据说在1921年的圣诞,有一个充满了巴黎“最闪闪发光,最著名和最有趣的智慧”的晚宴,是巴黎人最想参加的派对之一。

到场宾客都是世界级的上流权贵与文艺人士:毕加索、达利、菲茨杰拉德、音乐先知斯特拉⽂斯基、全能诗人尚·考克多、钢琴家与艺术赞助⼈⽶西亚·塞特……

这场晚宴的主人,正是大名鼎鼎的“假小子”服装设计师——可可·香奈儿 (Coco Chanel)。

  Coco Chanel, 1954 Photo by Doisneau/ CHANEL

假小子

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,可可·香奈儿感受到了一种信号,她想要重新建立一个真正属于“现代女性”的衣橱,用设计将女性从过去那个丑恶的束腰时代解放出来。

纪录片《可可香奈儿的战争》里评述道,“这位女士带来了新奇的视角,就像是一种在别处都没有呼吸过的新鲜空气。这是女性的解放,不仅仅因为摘掉了束胸衣,剪短了头发,是因为她们独立的生活方式,她们的随心所欲创造了一种风潮。”

到了今天你打开自己的衣柜,可能还会发现,香奈儿的设计精神其实无所不在。

比如,一件简洁流畅的剪裁和不刻意展现曲线的洋装;比如,有着男装元素的女装,设计元素包括:西装外套,开襟毛衣,斜纹软呢面料,长裤,横纹水手服等等;再比如,外套除了绵、麻料之外,可能也有垂坠感的jersey针织面料……

当然,还有标志性的黑色连衣裙。1926年,香奈儿设计的小黑裙“the little black dress”成为最新的“现代女性的制服”。

可以说,今天全世界女生穿的黑色连衣裙,都是它的某种传承。这是一种优雅、低调、极简、无拘无束的设计创意,解放了女性的身体——而在此之前的年代,女生的身体和灵魂,都被紧紧套在束身胸衣以及看起来笨拙厚重的裙撑里。

香奈儿的设计,强调服装的舒适性与休闲感,开创了前所未有的“boy look”或是“garçon”的男装风格。

Coco Chanel, 1936 in Venice/ CHANEL

接下来的100年时间里,只要我们认为“时尚”的衣服,大部分都跟可可·香奈儿有关;只要我们想买但买不起的配饰,也多和她有关。

对于香奈儿带领起来的时尚风潮,她的劲敌设计师保罗·波烈 (Paul Poiret) 感觉不太是滋味,他嘲讽香奈儿创造的时尚,无非就是那种“表面奢侈但是内在贫困”的东西,更糟糕的是,她的衣服让所有女性都变成了“在办公室上班、看起来营养不良的打电报的小姐”。

还有一次,波烈干脆在公共场合表示:“我们应该保持警惕呀,小心那个‘假小子’的脑袋。她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‘震撼’,从她的小礼帽里掏出礼服,短头发,毛衣,珠宝,还有精品店。”

但香奈儿似乎并不在意波烈的评论,她要做的恰恰是震撼和颠覆,而不是再去迎合和满足男性对女性的审美品位。香奈儿理直气壮地说:”Je ne fais pas la mode. Je suis la mode.”(我不追求时尚,我就是时尚)。

当然,除了设计衣服,她也希望女生能“穿”上她的香水,散发一股优雅和自信的味道。在香奈儿看来,女子的香味应该与她的穿着风格同样重要。

1921年,香奈儿在巴黎发表了史上第一款设计师香水:香奈儿五号。从那一年开始,香水历史就被分成了“香奈儿五号之前”与“香奈儿五号之后”的历史。

N°5,与众不同

在香奈儿五号香水诞生之前,香水的主流香型仍然是单一的花香调,比如玫瑰或茉莉,所以女生闻起来像一朵花,而不是与自己性格融合的女人味。

当时已经登上现代时尚女王宝座的可可·香奈儿,决定创造自己的香水,让那些她不喜欢的香水被彻底淘汰。

1920年,她在法国香水重地格拉斯与恩尼斯·鲍 (Ernest Beaux) 相遇了。恩尼斯是一位来自俄罗斯的调香师,在1917年的大革命之前都为皇室工作。

对于香水的创意,香奈儿提出了一个想法,她说:“我想给女性一种人造的香水”。

所谓“人造”,首先当然是因为香水是被创造出来的,而香奈儿的另一层意思是,她“要的是一种人工合成、经过设计的香水”。

要知道,在当时香水还仅仅是单一花香调的时代,这种想法是革命性的。

而调香师恩尼斯·鲍也没有让香奈儿失望,用香奈儿五号改写了香氛的魔法。

他跳出了传统制香的思维方式,非常巧妙地运用了乙醛这个人工成分,让花香闻起来轻盈有如高级香槟那种细致泡沫的触感。

这是一种没有单一主导的香型,象征“一大束抽象的花朵”, 承诺给女性的肌肤、灵魂,还有自我存在感的一种美丽的香气。

 1921 Gabrielle Chanel by Sem/ CHANEL

恩尼斯·鲍后来解释说,香奈儿五号的灵感来自于极昼午夜阳光的照耀下,湖面上散发出的那种难以言喻的清新气息。

干净、清爽,略带冷冽,成了香奈儿五号与以往女性香氛完全不同的味道。而为了让香水有“临场感”,调香师恩尼斯·鲍用乙醛来表现,也由此引发了一场香水革命。

除了香味的突破,香奈儿五号的香水瓶设计也不同以往。

之前提到过,20年代是一个沉浸在“享乐主义”的年代,而香水的消费族群主要来自于上层阶级,所以为了迎合他们喜欢优雅装饰的品味以及对贵重材质的渴求,当时哗众取宠、装饰性强的香水瓶设计就格外流行,比如水晶材质、巴洛克风格、繁复的装饰,甚至连香水的命名也是沿用Art Nouveau对自然的向往,名字非常罗曼蒂克,比如:“夜之幻想曲”、“粉红幸运草”、“幸福源泉”或是其它浪漫的、闻得出花朵香气的香水名称。

香奈儿作为一位不断颠覆设计常规的设计师,她当然知道,“要想成为不可取代,就必须与众不同。” 但是与众不同,根本不需要哗众取宠。

她再一次从男装配饰和男士衣橱里寻找灵感。

她发现了当时男性旅行用,可轻易的放入手提箱的酒壶。它的造型非常简单,就是一个长方形、瓶身扁、透明的玻璃烧瓶,再加上一个黑盖子。这个朴实到不行的设计,却激发了香奈儿女士的灵感。

直到今天,香奈儿五号香水的瓶身依然是一个长方形、直角、透明,没有任何赘饰,线条分明,非常具有“现代主义”风格的设计,如同精密切割过的钻石。

  N°5 Bottle Evolution/ CHANEL

长方形的造型与人们对女性曲线的期望恰恰相反。它的线条直接、冷峻,有一种几乎无菌的清洁感,这种极简的视觉感观,反而将香水本身的魅力从过往繁复装饰的包装中,彻底释放开来。

将这瓶香水命名为五号,也是香水史上第一次采用阿拉伯数字,用以标示实验室样品的作法,来为香水取名。字体完全抛除那个年代热衷的矫饰的衬线,几乎可视作现代设计的先驱。

因为香奈儿五号的出现,香水正式进入全新的现代轨迹。

 1921 CHANEL N°5 by Sem/ CHANEL

经典香水永远反映时代。

谈现代香水的美感,就不得不提巴黎迷人的20年代,还有那些带动前卫艺术、来自不同领域的创造力,正是这样一个时代,造就了香奈儿五号香水的经典传奇。

而香水从此,也不再仅仅是一种身体的装饰品,更是一种自我的选择与表达。

香奈儿品牌形象大使周迅曾说,“嗅觉是情绪和记忆的开关,能感动到你的味道,瓶子上就一定写着你的名字。”

香奈儿五号也是周迅钟爱的香奈儿单品之一。她为之迷恋的,当然不止五号香水的独特味道,还有这款彻底改变女性嗅觉美学的作品背后,那个调皮、荒谬、有趣的疯狂年代所发生的故事。

在看理想最新上线的《感受香水:香奈儿和她的艺术家朋友圈》节目中,作为节目的推荐人之一,周迅被其中所描绘的当年那个光辉闪耀的巴黎所吸引——“故事在气味的时空⾥交织现实,带着幻想和记忆”。

在这座欧洲当时的“创意中心”,可可·香奈儿和她的艺术家朋友们,比如现代乐派领袖斯特拉⽂斯基、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、⽴体主义画家毕加索、前卫艺术家科克托、钢琴家与艺术赞助⼈⽶西亚·塞特等……组成了“当代最著名、最有趣的智慧⽓息”。

如果想要真正学会品味一款香水,了解它背后的人物与故事,追寻那个最具奔放独立的创造力的时代,那不妨来听听,这档由资深香水从业者、作家、看理想《Della的气味博物馆》主讲人,庄卉家 (Della Chuang) 所讲述的《感受香水:香奈儿和她的艺术家朋友圈》。

跟随Della沉浸式的讲解,仿佛乘着⽓味的翅膀、穿越100年的时空,來到1920年代的巴黎。

那时的文艺⽓味会是什么?当我们遇上了那个年代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们,又会产⽣什么样有趣的对话?

现在,就让我们一起,从画家、作曲家、诗人、建筑师、调香师的创意生活里,一层一层打开你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的全部感官记忆,感觉真正创造的热情和香水之美吧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